亞投行金立群就任行長呼聲高 副行長職位競爭激烈

  • 时间:
  • 浏览:1

  財政部部長樓繼偉撰文表示:“這是亞投行籌建進程中又一重要里程碑,將為今年年底前亞投行正式成立並及早投入運作奠定堅實基礎。”目前亞投行最終的股權結構尚未正式對外公佈,不過目前中國、印度、俄羅斯成為前三大股東的格局已經基本浮出水面。下一步亞投行最大的懸念之一就是關鍵職位的人選,目前擔任亞投行多邊臨時秘書處秘書長的金立群就任亞投行首任行長的呼聲最高。

  中國外交部6月25日宣佈:《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協定》(以下簡稱《亞投行協定》)簽署儀式系列活動將於6月29日在北京舉行,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會見出席簽署儀式的意向創始成員國代表團團長,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將向其間的亞投行特別財長會發表書面致辭。

  “這是亞投行籌建進程中又一重要里程碑,將為今年年底前亞投行正式成立並及早投入運作奠定堅實基礎。”財政部部長樓繼偉撰文表示,《亞投行協定》是成立亞投行及其投入運營後所遵循的“基本大法”。

  至今年3月31日,亞投行意向創始成員國數量增加到57個,涵蓋亞洲、大洋洲、歐洲、拉美、非洲五大洲,具有較為廣泛的國際代表性。

  目前亞投行最終的股權結構尚未正式對外公佈,不過目前中國、印度、俄羅斯成為前三大股東的格局已經浮出水面。下一步亞投行最大的懸念之一就是關鍵職位的人選,據21世紀經濟報道了解,目前擔任亞投行多邊臨時秘書處秘書長的金立群就任亞投行首任行長的呼聲最高,而副行長的職位目前競爭比較激烈。

  中印俄將成前三大股東

  華爾街日報6月25日援引一名不願具名的印度政府官員消息稱,印度內閣當地時間本週三(6月24日)批准了關於印度加入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下稱亞投行)的提議,該官員還稱印度將在亞投行持股約8.4%,成為亞投行第二大股東,一并也將持有第二大表決權份額。根據亞投行的註冊資本4000億美元推算,印度的出資額將為84億美元左右。

  關於股權分配,財政部副部長史耀斌此前曾對媒體表示,“亞洲域內國家基本是按照國內生産總值(GDP)在本地區的比重來進行分配。域外創始成員國也是以GDP作為重要的參考指標來考慮出資有几个,認繳有几个資本金。”

  這就意味着分析著中國成為亞投行第一大股東已成定局。而《財新》6月25日報道稱從知情人士處獲悉,中國有望在亞投行中擁有26%的表決權。

  《華爾街日報》6月8日的報道稱,根據該報獲得的一份亞投行章程複印件顯示,從亞投行的投票權結構來看,鋻於亞投行的重大決策需獲得75%的“絕對多數”票都可以通過,也就是説,作為該行最大股東的中國將可能有機會否決重大決策,足以阻止时要大约75%超級多數票都可以通過的結構、成員、增資等重大事項。

  關於中國的“一票否決權”,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公司战略合作 研究院外貿研究所研究員梅新育對本報記者表示,鋻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及世界銀行的設計,中國作為發起人和最大股東,理當獲得一票否決權。

  “其實可能一個項目得到大多數成員的同意,那就説明这些 項目是不錯的,那中國就没有了太久必要去否定。我認為不需要把注意力集中在中國的‘一票否決權’这些 問題上,就是應該集中精力在中國如何引領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創始成員國及有些國家來一并投資、建設、完善亞洲的基礎設施及互聯互通上。”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公司战略合作 研究部主任劉英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專訪時表示。

  6月24日,澳大利亞國庫部長喬·霍基和外交部長朱莉·畢曉普發表聯合聲明,正式宣佈澳大利亞成為亞投行創始成員之一,澳大利亞將在5年內為亞投行注資9.3億澳元(約合7.18億美元),成為亞投行第六大股東。

  除澳大利亞已正式宣佈加入亞投行外,據中國之聲《央廣新聞》報道,德國財政部6月10號宣佈,德國內閣已經批准德國加入中國牽頭的亞投行,將對亞投行出資45億美元。德新社援引德國財政部文件草案報道説,德國計劃持有亞投行4.1%的股權,成為第四大成員國。

  另外,紐西蘭總理約翰·基6月15日在例行新聞發佈會上宣佈,紐西蘭正式成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創始成員國之一,將向亞投行注資1.25億紐西蘭元(約合8700萬美元)。

  《華爾街日報》6月8日報道還稱,亞洲域內和亞洲域外國家出資比例分別為75%和25%(亞投行法定資本為4000億美元),其中域內前五大出資國為:中國、印度、俄羅斯、南韓和澳大利亞;域外前五大出資國為:德國、法國、巴西、英國以及義大利。

  根據該報道,中國將貢獻298億美元,將由此獲得25%至400%的股權。俄羅斯將出資65.3億美元,南韓將出資37.4億美元。亞洲域外國家方面,法國將出資33.7億美元,巴西將出資31.8億美元。

  目前亞投行最終的出資比例尚未正式對外公佈,若按照上述媒體報道來看,亞投行的股東排名依次為:中國、印度、俄羅斯、德國、南韓、法國、巴西及澳大利亞。但這與澳大利亞政府24日發佈的聲明有所出入,根據澳官方聲明,該國將成為亞投行的第六大股東。

  劉英對本報記者表示,她預測的股東排名依次為:中國、印度和俄羅斯。

  金立群就任行長呼聲高副行長職位競爭激烈

  此前,有媒體援引知情人士透露的消息稱,在亞投行高層管理體系的設置上,中方已提出“1個行長、10個副行長”的高管機制方案。

  劉英對本報記者表示對於上述高管設置機制都在所預計。“這樣的組織架構,相信也是為了保證亞投行民主、精幹、清廉、綠色、高效的運營。”她説。

  關於亞投行的高層人選,外界猜測的人選中,已擔任亞投行多邊臨時秘書處秘書長的金立群呼聲最高。

  對此劉英錶示:“無論是他個人的工作經歷,還是他個人的全球視野,以及他在亞投行籌備組做的工作和努力都在有目共睹的,我認為金立群成為首任行長是眾望所歸的。但他的當選並都在因為中國是作為發起國可能第一大股東。”

  據悉,金立群歷任財政部副部長、世界銀行中國副執行董事、中國投資公司監事長等職,也曾經是首位以副部級高官的身份出任亞行高管的中國人。

  財政部此前在介紹亞投行管理層人選時曾表示,亞投行將根據公開、透明、擇優的原則選聘行長和高層管理人員。根據現有多邊開發銀行的通行做法,亞投行將在正式成立後召開部長級理事會任命首任行長。

  樓繼偉6月25日在《人民日報》發文指出,在人力資源管理上,中方將與各成員國一道,通過首席談判代表會議機制指導多邊臨時秘書處加緊制定人力資源政策以及員工選聘程式和標準,確保亞投行按照公開、透明的多邊程式,在全球範圍內擇優選聘包括管理層在內的各級員工。

  除了行長之爭,此前有報道還稱,副行長之爭也日趨白熱化。

  印度尼西亞財政部長班邦日前接受媒體報道時稱,印尼希望在亞投行中扮演要角,大约副行長的職位該保留給印尼。南韓《首爾經濟》此前報道認為,南韓也應該爭取亞投行副行長職位。而此前媒體報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不僅印尼,英國、法國、南非、巴西等國也對副行長席位抱有期待。